寫這篇文章已經開完刀五天,但下定決心要開刀卻是用了四年才下定決心,畢竟開刀拿掉身體某些部分可不是簡單的小事,總是希望能閃就閃,能以吃藥解決,能不開就不開。

 

當初發現是在生完第一胎大概快一年時看到自己的喉嚨有個凸起物就像是男性的喉頭一樣,那時我老媽就叫我要去看醫生,我一直不以為意,想說可能是以前教書說太話的關係,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根本沒有想到跟甲狀腺有關,也不當一回事,但是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才兩年的時間感覺上外觀看起來比先前大了一點,那時候我已經懷了第二胎,終於鼓起勇氣去看醫生。

 

那時也不懂,先跑去看成大的內分泌科,醫師問了一堆怎麼發現的阿?什麼時候發現的?有什麼不舒服的感覺嗎?好,先去抽血照超音波,下週回來看報告。結果一位熟識的阿姨聽到我去看甲狀腺就直接告訴我去找成大外科的洪崇傑醫師,他的診間直接就有超音波可以照,且他在這部分看得很好。好吧!我又改去看洪醫師,洪醫師也是先問怎麼發現?什麼時候發現?有不舒服嗎?去旁邊診療床來照超音波,一照完,洪醫師直言:「你這甲狀腺結節要開刀。」我還記得當時我問他:「不能吃藥嗎?」他回我說:「你要吃一輩子嗎?」當時我的結節屬多發性結節,且其中一顆已經有3公分多那麼大!但洪醫師考量當時我已有身孕一個多月,要我生完再回去找他。想當然爾,怎麼可能生完乖乖回去找他,又是繼續拖,拖到生完過了一年多才回去找他,真是有夠皮阿!!!

 

但是這中間我不是沒有擔心的,光是懷第二胎的那幾個月,是整個結節長大速度最快的時候,所以很多醫師懷疑懷孕賀爾蒙改變會影響甲狀腺不是沒有道理,尤其我發現到很多有結節開刀的都有一個共同點:懷孕時結節生成很快,或者是懷孕生完後才發現多了一個假性喉頭。

 

會第二胎生完那麼久才回去找洪醫師是因為我還是希望第二胎能親餵母乳至少到女兒滿一歲,不過也因為這樣一拖,除了懷孕時結節長大,在餵母乳的過程也因為夜裡不好睡,白天又要帶兩個小的,這一年裡結節生長速度不亞於懷孕時期。所以在老二滿一歲後,我試過去找人家推薦的腳底按摩、中藥,但都因為自己不夠持之以恆(要帶兩個小的哪有時間搞這些),所以放棄,後來有朋友推薦一位大成國中對面的中醫師,一去看,他摸摸我的結節後,直言:「你這一定要開刀,不開,不出兩年就變惡性的了。」要我開完後再回去找他做調理。也因為他那樣的話才促成我再度回成大就診。

 

再回成大前我們還去問了在安南區的世音子,他看了看八字,跟他之前就講過的一樣,我剛好走到這流年,就是要開刀,閃不掉的。 阿~~~~~~難怪我這幾年都是開刀開刀,剖腹產兩次,現在還要開甲狀腺。但世音子也說開刀會很順利,要我別擔心。呵!講是這樣講,誰能不怕。

 

7月底回去成大找了洪醫師,超音波一照結節真的大不少,原本的3公分那顆有5公分多那麼大了,且有些壓迫到氣管,當下便跟洪醫師約了開刀日期,抬頭一刀,縮頭也一刀,閃不過就坦然面對吧!!!可是那種緊張的心情只有當事人才明瞭,我可是從排定開到日期一路抖抖抖到開完到第二天,那顆心中的大石頭整整吊了兩個多月,每每夜裡只要想到開刀的恐怖跟風險就難以好眠,總是抱著身邊的孩子親了又親,藉以撫慰我自己忐忑不安的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e061021 的頭像
irene061021

愛在家有G & C

irene0610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